数字资产信息
管理员     2016-09-20 10:58:25

给你看最顶级的交易员是什么样的?

交易员和交易员,根本不是一回事儿。
交易员1.0
绝大部分国内交易员,只是接受客人或基金经理指令,在一定时间内,尽可能低买高卖。因为只是执行,又叫执行交易员。股票,期货,债券,期权,有多少类证券品种,就有多少类交易员。
股票交易员:脑容量得大,记得住几百个代码,手得快,打在键盘上犹如野蜂狂舞;
债券基金交易员:得会来事儿,银行界投资界朋友得多,债券不是竞价交易,什么价格,能不能做成,往往哪个取决于你和电话另一边的私人关系如何;
 
期货交易员:得闻得出盘面的气味,一个建仓或平仓大单,十个人能做出十个价;
 
外汇宏观交易员:必须起码是半个经济学家,真懂宏观、贸易和货币。
 
这类交易员,男女均有,女性更多,因为手指纤细,不会轻易打错,fat finger error少,而且女性专注力更好。对她们而言,上班时间平平稳稳做好单子,下班前填好表格就行。
 
当然,难免有执行错误之时。曾经见过一年轻交易员,某天,突然惊呼一声,捂着脸跑去主管室,锁上门一直抽泣。一猜就是交易差错,不定哪儿打错数字了。这得赔客户。还好,交易室平时会留一个交易差错池,定期存钱,预备哪天犯错,算是预先给自己买个保险,因为再NB的保险公司也没有交易险。资深交易员都说:最好的朋友,就是一个高质量键盘。
 
客户什么人都有,不好伺候。指令来了,要求卖出1个亿,这个量,很可能会瞬间打垮当前交易曲线。好的交易员就得看着盘面,琢磨,判断,等待,力求卖出好价钱,还不能惊动市场。不过,如果盘面冷清,始终没有足够流动性,时间又紧迫,不得已就得往下砸盘。一身大汗的好不容易做完,结果卖量的加权价格也许比收盘价还低,于是客户电话立刻飞过来骂娘。男交易员就被骂得更凶。
 
总之,执行交易员,替客人下单,心里没有负担。这是交易员1.0,小学生。
 
交易员2.0
 
进阶到2.0,交易员除了负责执行,还得创造生意,得鼓动客户交易,主动下单,来增加佣金。
 
QFII交易员,基本就属于这类。所谓QFII,就是一群看好大陆股票的老外,如共同基金富达、捐赠基金耶鲁或者挪威主权财富。他们去中国证监会拿到资格,在外管局拿到额度,然后选大陆经纪商来下单建仓、买卖。这些生意原来被中信、申万等几个大券商所把持,因为又要外语好又要懂金融还得会表达的销售员,确实不太好找。
 
老外都是成熟市场的人,比较重视长期投资,买入股票之后,相对而言愿意一直拿着,除非有重大逻辑改变,这和大陆的机构、散户差别大多了。他们根本无法想象一个每天交易量4000亿美金如高铁车轮般运转的中国A股市场。这种低换手率的习惯可不招大陆交易员喜欢:不交易,券商怎么挣你的佣金?年底交易员怎么发48个月96个月奖金?
 
要想挣钱,就需要QFII交易员声音甜美,巧舌如簧,用各种理由来促进老外们交易。她们既得是半个研究员,讲宏观的top-down(自上而下的经济分析)bottom-up(反过来了,自下而上的总结),讲微观的inside-out(各种股票、行业、事件和政策的里外里),还得是半个中国公共知识分子,给老外掰开了揉碎了讲解特殊国情、中国特色,为什么一个股票连续30个涨停还有人买,为什么不能干脆让发行价一步到位,为什么大股票的交易量反而还没咪咪小的股票大。
 
接受了QFII交易员的充分熏陶后,老外们以及老外的代理们,迅速中国化。交易换手急速提高,敢于冲入杀出,组合重仓股一年多变,价值投资理念逐步同化为趋势投资理念,是啊,入乡随俗。中国同化力就是强大,蛮虏敌酋,让你陷入人民的汪洋大海,让你改变了自己而不自知。
 
几个月前,证券业协会发了一个关于账户管理业务讨论稿,也就是说,可能会放开投资顾问代客理财。说白了,券商营业部的投资顾问们,只要能打动客户,那除了给客户交易建议外,还可以直接在交易系统上下单、做组合。这样,不仅可以挣到佣金,还能挣到账户管理费和业绩提成,这相当于把券商资管牌照稀释化,人人都可称为基金经理。
 
不过,大陆证券经纪人对交易冲动的克制能力,以及A股指数从来狂放不羁的生活态度,是这类创新的最大挑战。
 
总之,交易员2.0,意味着执行客人指令之外,要敢于、善于给客人交易建议,帮客户抓住交易机会。这样,服务模式变被动接电话为主动打电话,2.0,显然是中学生水平了。
 
交易员3.0
 
3.0交易员是显著进化的一群。不过,前两类交易员更像是人类,生活在精致的郊区联排公寓小区,3.0交易员更更像是或大或小的半人半兽,活动区域散落在雨林边缘。两者的的区别,比路上的野马汽车和大众高尔夫还要明显。
 
3.0交易员,是做决定的交易员。他开始主动交易。这钱是东家的,是客户的,或许是自己的。伦敦金丝雀码头巴克莱大楼里外汇期权交易者,布宜诺斯艾利斯五月广场上牛肉期货投机人,香港中环长江中心68层的高盛自营交易员,广东中山大学宿舍里熬夜做美盘的大学生,都是3.0
 
他们的手机里装满了各种财经应用,对各类新闻有膝跳反应,他们懂剥头皮系统,他们精通蜡烛图,他们懂如何心算内含收益率和YTM。他们是真正驱动交易世界的人。他们认真,专业,知识全面,敢于下注。他们对浦项钢铁的财务报表倒背如流,彭博终端的朋友比手机里还多,非农数据公布日是哪天记得比我生日还清楚。在权限范围内,他们必须下注,而且必须正确多过错误。上市公司突发事件来临,他们每天要给全世界打几十个付费专家电话,在研究员和交易员身份间不断切换。
 
这几年大家越来越熟悉的两大3.0交易员代表:
 
李佛摩尔,就是3.0交易员的大多头代表:他为自己的财产而战,先后破产3次,最后一次在投机伯利恒钢铁上大获全胜,交易过程极其复杂,考验人性,逼迫市场,创造了美国股票交易历史的顶级经典。
 
保尔森,是3.0的大空头代表:在投机做空美国次级贷款的那一年,他的基金几乎每小时都在赔钱。为排遣压力,他每天去中央公园晨跑,看着小鸟发呆。最后终于等到市场如纸牌屋般倒塌,他挣了200亿美元。
 
这次14-15年牛市,为中国证券市场至少带进来3000万的崭新3.0散户投资人。他们年轻、热情、富有,他们不记得上次熊市是什么样子,他们不知道530的真正含义,他们没有看过大时代,他们不信任专业基金。50倍市净率的股票,买;10000倍市盈率,他们买;债券宣布违约的股票,他们还是买。他们如同雨季时马拉河边的角马群,如定期搬家的旅鼠,在蓝天白云下,浩浩荡荡自由自在的狂奔。
 
鲜花属于3.0交易员,噩梦也是。3.0的世界,就是澳门的贵宾厅,赢家开粉色香槟,输家提行李回家,等待下次卷土重来。3.0是中学生毕业,进入了大学校园。交易员们为了收益而战斗,人生成熟了一大步。
 
交易员4.0
 
欢迎来到4.0的超高阶竞技世界。他们是巨大的3.0,又是变异的3.0
 
一般的交易员,都在猜测市场,试图找到漏洞,投机盈利。而4.0的交易员们,他们影响市场、引领市场,甚至创造市场。他们的下单力度,就像被咬后的霍利菲尔德一拳打在泰森脑袋上;他们作市气势,比卡特里娜飓风还要猛烈。更重要的是,他们有个令人恐惧的集体外号:魔鬼交易员。因为,无一例外的,他们给雇主带来了可怕伤害。
 
讲两个4.0交易员故事。
 
第一个是锤子,不过不是某手机。
 
滨中泰男,日本住友商社有色金属交易部前部长。他有两个绰号:一个是5%先生”,因为他控制全球铜期货交易的5%;一个是锤子,因为名字Yasuo hamanaka发音和hammer很像。他曾有不可匹敌的交易业绩,因为他就是全球第一庄家。

 
(滨中泰男)
 
他的交易策略粗鲁直接:1994年至1996年年初,他长期大量控制LME铜仓单,最高时占交易所的90%之多,这使得LME长期处于现货升水的状态,铜价从1500美金/吨冲到3000美金/吨。但这一霸气策略的问题是,太清晰透明,底牌容易被对手摸清。
 
长期横行的锤子终于遭到全球最大的几个大型对冲基金的集体围猎,量子基金、罗宾逊老虎基金、Herbert BlackDean Witter全部扑了上去。他们把铜价砸回2700,锤子再次拉回到3000,对手们合力放空到2400,锤子不顾一切的投入上百亿美元,把价格又做多到2700美元。在老虎基金们觉得筋疲力尽,即将认输平仓的时候,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和伦敦金属交易所宣布准备对住友采取限制措施,锤子将被迫辞职的消息四处流传。终于铜价崩盘,跌幅1000美金,曾经排名全球最大公司之列的住友商社,平仓损失高达40亿美元。
 
96年的40亿,几乎相当于现在的400亿美金。
 
第二个故事,就发生在三年前,伦敦鲸。

 
投资界有大小摩一说。大摩是摩根斯坦利,小摩就是摩根大通,其实小摩比大摩的资金体量,大出至少十倍,也不知这大小怎么叫出来的。小摩的伦敦交易室,有一名获得巨大授权的交易员,叫布鲁诺·伊克西尔(Bruno Iksil)。他平时只做对冲交易,负责保护小摩上万亿美元资产敞口。
 
一般而言,他有很多常规手段,如买CDS保险,就可以避险。但这天,他想玩个大的。他开始进入CDX指数市场,和市场对赌。伊克希尔不断地增大衍生品持有量,100亿,200亿,一直上冲到1000亿美金左右(具体数字一直没有披露)。结果,很不幸,他进入了一个他自己营造出来的市场,而整个市场里50%的货物是他的,如果他想走,根本走不了,市场一点波动就造成巨大账面盈亏。屋漏连雨,小摩的VaR风险评估系统也发生重大误判。系统没有足够考虑到欧债危机严重性以及特殊市场流动性不畅等特殊事件,给出了远远低于实际风险的乐观评估。
 
终于,此事被对冲基金们对手们捅给了新闻界。摩根大通陷入进退两难局面:要么平仓,要么被逼仓。考虑数天后,有华尔街之王之称的小摩首席执行官戴蒙最后决定放弃对冲,让这笔投资的账面损失曝露出来。几个月后,这笔投机的实际损失已高达30亿美元。
 
这两个故事,结论很简单:魔鬼交易员虽然数量不多,但破坏力惊人。
 
还有更多例子:
 
二十年前,尼克李森的一笔越权交易,直接让具有233年稳健经营历史的巴林银行宣布破产;

(尼克李森)
 
十年前,布莱恩亨特的狂赌天然气期货失误,造成全美最大能源对冲基金Amaranth清盘;
 
五年前,萨劳在伦敦家中的几十笔虚假期货报单,让道琼斯指数瞬间暴跌了1000点,创美国股市历史振幅之最,大量对冲基金的程序化跟风交易导致了上百亿美元亏损。
 
还有货币史学家把英国前首相布朗当做英国历史上最魔鬼交易员,他在财政部长任上,决定以275美金/盎司卖出英国黄金储备的60%,这个决定立刻打垮了黄金市场,结果这批货被中国等交易对手一把接走。事后黄金涨了三倍,英国大概损失了30亿美元。

(布朗)
 
魔鬼交易员,是硕博连读的4.0,是技术极为精湛的3.0,只是不知道被什么蜘蛛叮了一口,他们体内的风控基因突然消失,成为一名暴怒的绿巨人。
 
交易员5.0

到了5.0,既不是系统问题,也不是资金问题,更不是风控问题。
 
一切技术问题到了这个层面,都不是问题。因为,5.0交易员,是一群得了病的交易员。
 
交易员们每天买卖金钱,就是为了获得更多金钱。10万美元,可以让你在孟买活得不错,有4个佣人;50万美元,你可以在北京活得不错,每晚去最好的pub200万美元,你可以在曼哈顿过得不错,交完税,虽然还买不起房子,但至少可以租个带门房的好地段高层公寓。在金融危机里,雷曼兄弟破产的第二天,史蒂夫科恩花1200万美金,买了一条大鲨鱼,泡在绿色的福尔马林溶液中。这是他对自己交易获胜的最佳奖赏。

 
(福尔马林鲨鱼)
 
金钱,真棒。但就像黄小琥唱的,没那么简单。
 
3.0以上的交易员,大量生病。有的是身体受损,有的病根深入心灵。
 
做日间交易,脑子万马奔腾,买与不买的折磨,卖或不卖的折磨,很容易让一个交易员心动过速,神经紊乱,手指颤抖。如果时区不够像伦敦那么好,长期熬夜做跨国盘,那种煎熬对中年人而言,是会严重损伤包括性能力在内的一切生理功能。去一些私募基金密集的写字楼看看,凌晨下班的一帮人,脸色苍白,神情黯然,佝偻身体。
 
有一部著名的华尔街老鸨纪录片,主角是个上东区的老鸨,专门给华尔街人拉皮条。名单上不是著名卖方Banker就是买方Banker,就是没有交易员。是啊,交易员哪有精力去干这个,他最好的情人就是键盘和咖啡,这两样东西足够让他加速折旧。
 
身体受损还算好的。3.0交易员普遍有或深或浅、或里或表的精神疾病。如抑郁症、狂躁症、社交孤独症。
 
我有好几个交易界朋友,都是因为抑郁症或狂躁症离开了交易岗位。其中有一位,表面上特别开朗的性格,男人应该喜欢的一切,他都喜欢,没有任何不正常。但抑郁症这头黑狗,还是找到了他,并且死死一口咬住了他。从此,他深深陷入沉默,白天不想上班,厌恶电话,远离人群,甚至长期缺席平时绝对不会迟到的朋友圈麻将定期聚会。
 
我问过他的感受,他说你不懂。再问,他挤出笑容说,一种难以描述的压力持续的涌动,让他无法入睡,无法思考。后来他去加拿大打了半年高尔夫球,坚持在青山绿水间走路,坚持在极其简单的人际范围内生活,坚持去River Rock赌场感受人群的热闹,和抑郁做了最大的殊死抵抗。终于,他赢了。也回来了。现在自己做投资,收益非常不错。麻将也开始恢复。
 
另一个朋友,性情平时也不错,为人非常客气、礼貌、谦逊。明明是北京非常资深的交易作手,经过大风大浪,也参与过动荡搏杀。这种人,完全有资历把上级当空气,把同事当小弟。但在交易室,对我及其它朋友,他完全是一副和尚的平静姿态,像是团棉花。对客户,也是服务周到之极,躬身到底。08年有一段经济崩盘,熊市惨烈,我和这和尚每天去建外SOHO的德国啤酒馆,一直喝到酒馆倒闭,定期去黑三娘饭馆吃酸辣土豆丝,一直到黑三娘破产。
 
但就是这么一个好玩的人,社交孤独症爆发,不想见人,在家自得其乐,出门忧心仲仲。至今还不愿和我等老朋友吃饭,规定只能短信联系,最多是微博隔空调侃几句。原因无他,交易必须赢必须胜的无形压力,如同高剂量放射线,穿透了他的肌体,显著杀伤了他的人生热情。
 
5.0交易员,是一群病了的交易员。他们超越了3.0的技术桎梏,也没有4.0伤害东家和世界的狂放意愿。他们只是伤害自己,任由粗糙的坦克履带在柔软心灵上碾压,任由黑狗在大脑中彻夜吼叫,任由压力万箭穿心。
 
次贷危机那几年,找心理医生的华尔街交易员激增了十几倍。有个交易员对医生说,租房时被房东面试,一听说在基金公司上班就拒绝了他。好脾气的他忍不住当场大声吼叫,结果对方报警。还有一个5.0,无意识地把铅笔一次次戳在手背上,直到献血淋漓,而他不觉得多疼。别看他们面容英俊,穿着上好西服,他们像石棉肺病人一样,难以呼吸。
 
5.0交易员,是一群非常值得关注的人群。如果你是金融人,他就在你的身边,请留心观察下,必要时支持一把。如果你就是受害者,我没什么可安慰的。因为你是金融人,是管理风险的人,先管理好自己的风险。家人和朋友需要你。
我期待有人在国内开个5.0交易员俱乐部,就如同戒酒交心小组或戒毒互助小组。别人可能帮助不了这群高智商而自负的群体,或许自救是个办法。这个群体现在非常大,但巨大而沉重的自尊心正压制着,不让问题浮出水面。
 
交易员6.0

终于到了6.0,所有交易员的顶级层级。
 
其实,6.0交易员,并不是人。而是机器,或者说是程序、人工智能。
 
到目前为止,涉及到投资,我们还是很信赖一个资深交易员的判断。红三兵,MACD,意大利吊顶,C浪,伪C,衰竭,非农,外占,铜价,长端收益率,国务院常务办公会,突发环境事件…几十个指标几百种信息一瞬间爆发时,一个好的交易员还是可以依靠经验,条件反射,做出判断。
 
但是,如果是几千个数据,几万个信息呢?几百万个相互关联互相影响的数据呢?再好的交易员,你的交易速度和经验判断,比得上一个普通电脑里的高超程序吗?
 
先说说速度。
 
关于高频交易的讨论已经很多了。在“极其高速交易,极多笔数交易,每笔微薄利润”的压迫下,长期看散户必输无疑。你的速度标准是秒,机器是毫秒,不要比了。就像《复仇者联盟2》中的孪生哥哥快银,你没法儿和他紫禁之巅,因为他一剑飞来,快你1000倍。
 
还有公平问题。对冲基金将交易室无限迫近纽约和泛欧交易所机房,一般交易人根本做不到。而且,已经有基金经理通过“暗电缆”提高自己的交易速度,暗电缆内无需和他人竞争交易赛道。更进一步,由于物理介质限制,光缆传输信息速度不到20万公里/小时,还达不到光在空气中30万公里的时速,为此部分交易人已开始考虑通过地面微波站,也就是经由空气来加速交易。甚至已有物理学家在论证通过中微子,这种无所不能穿透的物质,打穿地球来传递买卖单,两点之间,直线最快,地球的曲面都能成为高频交易的敌人。这简直是匪夷所思。这种速度发展下去,根本不需要什么手指纤细的女交易员,键盘也只会挂在大都会历史博物馆墙上。
 
再说说算法。
 
还记得你在微信朋友圈里,第一次看到一头负重的波士顿机器马在山坡上跑上跑下的惊讶吗?是的,很多科技成果长期被秘密研发,深深隐藏,一旦爆发,震撼人心。可当你看到国内某一只基于大数据分析的投资基金的收益率远远好于对标指数,你是否想过这个阿尔法背后,有多少科技投入?有什么历史性意义?
 
其实,那个什么大数据基金,就是机读新闻(NLP)的一个进化版。软件大量扫描网络,读取词汇,判断性质,寻找热点,追踪态度,进而给出基础股票群,然后由交易员进一步主观修正。当社会在热烈探讨某个环保问题,环保股票一定比其他股票更受到关注,当网络整体性情绪沮丧,你几乎可以立刻押注去做空股指。还有,其实你已经根本看不出金融软件所自动生成的新闻报道或上市公司分析报告。这种文章现在很多,也许本文就是。
 
金融是现代社会的决定性行业和终极制高点,大量资金正在被秘密投放于金融交易行业的各种算法创新和优化。交易算法的复杂、先进和演进速度,已经远远超越了普通人的想象,也令很多金融界人士吃惊。大家千万不要还去争论什么到底是人,还是机器更重要。巨大的人工智能革命正在美国某个角落酝酿,它一旦现身,就是一击致死。
 
是的,算法是基于BACKTEST(回测),从历史数据统计出发,指引未来策略发展。过去做回测,由于精度、滑点、成交、样本的局限,效率低下,难以做出能够有效预测未来的算法,实盘非常薄弱。去年底,全中国所有的阿尔法策略量化基金全面净值崩溃,因为算法太弱。但有赖于互联网、大数据和云计算技术的急速前进,有赖于人类社会生活习惯和社交工具的逐渐趋同,各种人工金融智能高质量战舰正在纷纷建成,船头敲碎香槟后,便冲入几百万亿美元的资本海洋中,开始屠杀。
 
这些人工智能要回答的典型问题就是:一场威力12级的飓风横扫菲律宾棉兰老岛后,作为一个巴西养老金经理,应该买入和卖出什么股票、债券、衍生品?应该买入和卖出多少?
 
这个问题,只允许你花20毫秒的时间去思考。想想,作为传统交易员,你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6.0,是人类进化的一个缩影。总有一天,人工智能将取代人类。我们这种身体水含量超过70%,普遍肥胖,喜欢盲从的生物群体,对未来世界,似乎确实没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别担心,人类也许有消亡的宿命,但你我还赶不上,因为算法们还很愚蠢。讲个故事。
 
2010年,有两个挪威闲人,平时在喜欢在Timber Hill的自动交易平台买卖股票。TH是美国盈透证券旗下的做市商,为交易提供流动性,和目前国内很多券商为新三板股票提供做市,是一个道理。TH同时提供买入价和卖出价,供会员交易。做市商不是投机商,为了控制敞口风险,TH不能持有太多股票,当会员们提交大量买单时,TH将逐步提高买入价和卖出价以吸引卖单;当会员们下达卖单时,TH将同时降低买入价和卖出价以吸引大家买入自己手头的库存股票。
两位闲人,Peder VeibyAnders Brosveet,突然发现:不管交易大小,TH的价格变动模式是一样的!
 
这里有个傻子算法!此处应该有掌声!两位闲人很快设立一个对抗模式:假设当前买入价和卖出价为(100/101),交易员可在101的价位上买入10000股(因为TH的卖出价,就是闲人的买入价),此时,TH价格变为(100.1/101.1);以后闲人们连续买入20次,而此时,每次只买100股,TH的傻子算法会将价格拉升到(102.1/103.1);然后,bingo,闲人们在102.1的价格上,一次性将手头12000股全部卖给TH,小学生也知道,此时闲人们赚了10000块钱,TH亏损10000元。
 
后来,TH把两位闲人告上了法庭,而法庭还竟然支持TH,认为两位闲人操纵市场。在这里,我尊称两位闲人为贤人,他们不应该是一个人在战斗。这里无非是人脑对人脑,策略对策略,应该可以理解。出来混,毕竟是要还的,TH既然敢于电子化做市交易,那你的智商不能太低。金融市场不需要EQ卡,只要IQ卡。
 
结束语:
 
每个行业,每个物体,都会有从1.06.0,甚至更高的进阶演化。而且,不会逆转。
 
沙滩的城堡,过了100年,就会变为废墟;而废墟,再过100亿年,也不回主动变为城堡。这是物理法则;猴子会进化成人,而人不会再变为猴子,这是,进化法则。
 
这些法则不可抵挡。
 
但人的感情会变,从1.0500.0,然后再退回到1.0,甚至是负数,无理数。这就是人类的弱点,也暗暗指明了人类感性和冲动的最终宿命。
 
但同时,这也就是人类好玩儿、精彩和有意思的地方。


 


服务热线 400-666-0890
风险警告: 本信用平台采取自由交换,不涉及国际金融信用、洗钱和非法集资、*屏蔽的关键字*。如本平台发现以上情形,本平台可以拒绝成交,最终解释权归本平台所有。本信用平台,不参与任何虚拟币和网络流通币的交换、买卖,本平台拒绝资金池和庄家,如发现以上情形,本平台可拒绝交换。请控制风险,不要投入超过您风险承受能力的资金,不要投资您不了解的数位货币和网络流通币,警惕虚假宣传,谨慎交易、交换。数位货币和网络流通币具有极高的风险(预挖、暴涨暴跌、团队解散、科技缺陷),根据国家五部委《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信用平台仅为网络流通币和虚拟币爱好者提供一个自由的网上交换的平台,对币的价值不承担任何审查、担保、赔偿的责任,如不能接受以上告知,请勿进行交换,谢谢。

火币公众号 消息早知道